您的位置 首页 网站新闻

齐普:发布-新京报:足球场变赶集场,“物尽其用”用错了方向

  ▲用于赶集的足球场,图源网络。   文|祁倩倩   近日,贵州省都匀市某足球场被用于赶集而遭到损坏的消息引…

  ▲用于赶集的足球场,图源网络。

  文|祁倩倩

  近日,贵州省都匀市某足球场被用于赶集而遭到损坏的消息引发网友热议。

  据媒体报道视频显示,球场上搭建了很多售卖商品的棚子,而草皮、看台等都有不同程度的损坏。有当地球迷在社交媒体上反映,春节期间该足球场多次被占用,每月占用四次,每次占用球场约1.5天,每次赶完集后,场内都会遗留大量废弃物。

  针对外界质疑,都匀市文体广电和旅游局在2月20日晚回应称,将足球场有限制地临时作为赶集区域,是为满足春节期间群众的赶集需要,并且表示目前该足球场内破损的人工草坪已修缮完毕,同时明确不再将该区域作为赶集区域。

  据悉,该球场是列入贵州省公共体育普及工程2020年第一批中央预算投资计划建设的五人制足球场,于2020年10月建成,在今年1月才开始投入使用,向民众免费开放。

  投资建设足球场地,初衷是为解决公众“望球兴叹,一场难求”的矛盾,然而作为全国首批社会足球场推进工程球场,建成不久就被挪作他用,公众还未来得及为“有地踢球”欢呼,下一秒足球场就被“鸠占鹊巢”,这令人大跌眼镜。

  ▲图源都匀市文化广电和旅游局微信公众号。

  社会公益足球场变赶集场地,怎么看也是变了味,这样随意侵占的行为,平添几分荒诞意味。

  此前,也有一些类似“足球场上不能踢球”的荒谬新闻让人感到费解。如2020年7月西安红旗体育场贴出一则“禁止踢球”的通知,原因是不让踢球是怕踢伤休闲遛弯的小孩;还有一些大学为了“养草皮”而不让学生们进球场。

  当然,具体到此事中去看,从当地政府的角度而言,在疫情防控常态化语境下,临时性划定赶集区域,缓解农贸市场人员密集的压力,或许初衷是好的:都说“物尽其用”,特殊情形下的应急之用也可以理解,但赶集怎么看也不是非得占用足球场才能进行。

  对于一个刚刚建成不久的新球场,不仅在春节期间被多次占用,还对其造成了破坏,某种程度上,如此利用腾挪球场,也是对资源的浪费与破坏。

  此外,牺牲公共运动场地,不仅是对体育资源的浪费与破坏,也一定程度上架空了公众进行体育锻炼的权利:如果在这期间,有人想踢球,该怎么办呢?

  现实中,公共锻炼的场地本来就少,“专场专用”是社会足球场最基本的使用要求,若因为各种原因随意侵占,怎么看都有违球场建设初衷。说到底,足球场被挪作赶集场,是一记公共资源管理的“昏招”,不能任由这样的随意决策上演。

  □祁倩倩(大学生)

  责任编辑:张建利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菲林百科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jiudinghe.com/35143.html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